派報-當代“報童”的酸甜苦辣
在校大學生眼裡的都市和都市裡的芸芸眾生是什麼樣?在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鄭也夫講授的“城市社會學”課程中,同學們通過社會調查完成的作業,或許可以給我們一個嶄新的視角看待身邊的都市。
本文接受大學生採訪的是幾位大學生報紙促銷員。本文作者對這些新時代的“報童”進行了1個多月的近距離觀察,這些“報童”的經歷傳遞了都市街頭營生的酸甜苦辣。

筆者的朋友小李在為一家報紙做促銷。講明採訪目的後,小李接受了筆者的採訪,並幫忙聯繫了他的同行小楊、小趙、小劉。從小李、小楊、小趙、小劉口中筆者得知,做報紙促銷員的人大多是學生。

這些穿著宣傳衫、在街頭大聲吆喝的大學生,深深融入了這座城市街頭巷尾的生活。經歷千差萬別的他們與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為了賺取並不多的報酬,他們必鬚麵對激烈競爭與殘酷的淘汰,面對人們的輕視與反感,面對複雜的天氣和工作環境,面對小偷的順手牽羊……這些“報童”的經歷,傳遞了都市街頭的酸甜苦辣。

促銷秘訣:講文明

小李,男,20歲,首都師範大學學生,外地戶口。

小李家經濟狀況不太好,他通過當報紙促銷員勤工儉學。小李總是提前15分鐘到崗,嚴格按照要求穿宣傳衫,戴宣傳帽,還大聲唱報(吆喝報名和價格)。

小李第一次做報紙促銷是在北京大學南門附近的一個報刊亭,報刊亭主一看到他身上的宣傳衫就主動跟他打招呼。小李從報刊亭主那裡領了報紙。

報刊亭附近是公交車站,人流量很大,小李穿梭在人群中大聲唱報。半小時過去了,他只賣了兩份報。後來,他改變策略,遇人就問:“叔叔(阿姨),請問您看報嗎?”無論買不買,他都鞠躬言謝,不到1小時就將40份報買完了。當他把報錢給報刊亭主時,對方驚訝地說:“小伙子,你真棒!以前的學生只能賣10來份報!”

小李說,為了引起別人的關注,他有時主動把地上的垃圾放進垃圾桶。 “別人覺得你講文明,可能買你的報。”

一次,小李在一家醫院門口促銷。醫院門口有個報攤,攤主不讓小李在那裡促銷。小李跟他爭執起來,那人撕碎了小李手中的5份報紙,還差點兒把小李打了。

小李說,天冷了報紙不好賣,他只好“幹黑活”——自掏腰包把剩下報紙的買走,把報紙當廢品賣掉,還能領到工資。

  學會忍耐練眼力

小楊,男,19歲,人民大學學生,北京戶口。

和小李相比,小楊的業績不太好,10次促銷最多有3次能賣完。

一次,小楊一大早趕到三元橋促銷報紙。路程較遠,他怕路上堵車,為了節省時間,沒有吃早飯。他說派報可以不吃早飯,但必須帶足水,因為要不停地唱報。他提了一個手提袋,裡面裝著一本書,一個裝滿水的大水杯,一支筆,一頂帽子和一張發行促銷活動信息反饋表。

促銷時,小楊嫌手提袋礙事,隨手將它掛在街邊的鐵柵欄上。過了一會兒,當他停下來歇歇腳想喝口水時,卻發現手提袋不見了。小楊很著急,因為裡面的促銷活動信息反饋表是他領工資的憑證。他打電話跟主管說明情況,主管讓他先派報,答應給他工資。

小楊說,這份工作不僅讓他學會了忍耐,還幫他練出了一項本領——能很快判斷出一個人會不會買他的報紙。他在工作之餘經常聽路人談話,跟陌生人聊天,為他以後的寫作(小楊說他將來要做一名作家)積累了不少素材。

派報為了證明自己

小趙,男,19歲,人民大學學生,外地戶口。

小趙家境很好,家里人不許他做兼職。他瞞著家人做報紙促銷員,是想用自己掙的錢給女友買生日禮物,向女友證明他不是紈絝子弟。

促銷報紙,小趙一開始很認真,後來開始偷懶,遲到早退,還學會了“幹黑活”。

有一次,一個報刊亭主不願讓小趙在他那裡促銷:“報紙你可以拿走,別在這兒賣。跟你們領導說,以後別把報紙存放在我這了。每次就賣幾份報,我掙不到錢,還得費心幫你們保管報紙。”小趙只好在附近的車站促銷,那天只賣了5份報。

有時,由於交通擁堵,報社不能及時把報紙送到報刊亭,小趙等了三四個小時還沒有等到報紙。小趙說,如果上午11點後報紙還不到,他就只能拿基本工資。

和小趙一樣,小劉也想通過當“報童”證明自己。

小劉,女,18歲,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學生,北京戶口。

小劉是小楊的高中同學,想向家里人證明自己不是小公主,於是在小楊的幫助下當了報紙促銷員。她還想從報紙促銷中增長見識,加深對社會的了解。

小劉說,很多路人看她是女孩,都很照顧她,有人甚至一次買兩份報。節假日時她總能提前完成任務,因為節假日有很多遊客,遊客一般先買報紙後問路。

一天天特別冷,小劉戴著手套都覺得凍手。 10點半了,她才賣了3份報。後來報刊亭主對她說:“小姑娘,天這麼冷,你就別再挨凍了,你給我報錢,就當你把報紙賣完了。你快回去吧!”從那以後,小劉不再賣力吆喝。
 

創作者介紹

好玩遊戲等你來玩

fanxing20083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