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店鋪滿鮮花
鮮花作為我們生活的一種裝飾以及禮尚往來的禮物越來越普及,玻璃花房的夢想早已不再是夢想,走在街上,隔上幾十米甚至十幾米就可以看到一家花店,那些以絢爛的姿態綻放的鮮花,總能帶給我們無限的溫柔與溫馨,鮮花在默默地影響著我們的情緒和生活,這種潛意識的幸福感是鮮花具有的獨特魅力……

這裡我們採訪的是一位投入全部心力把花藝傳播給更多人的愛花使者

自然的,總是最美的。從古至今,植物的魅力就未曾減弱過,古人把松、竹、梅稱為歲寒三友;將梅、蘭、竹、菊喻為四君子;用牡丹、海棠、玉蘭喻意玉堂富貴……

鮮花對於人總是有著很強的心理影響力,劉冬梅,從小到大,就是在不斷地被鮮花影響著,並以她對植物的感悟影響著更多的人。

劉冬梅,從事花藝十幾年,對花藝有著她自己獨有的理解和鍾愛。 1995年,就是因為這份鍾愛,劉冬梅辭去了飯店主管的職務,開辦了屬於自己的第一家花店,從此她的生活中再沒有缺少過花,她的愛好成了她的事業,一直做到今天——有四家自己的花店,一家天藝緣文化創意公司;有無數學生以她的名字開設花店,“冬梅花藝”遍及全國。

回想起來,劉冬梅說,她開第一家店時,一連幾日不開張,她大開店門,坐在店門外準備迎接客人,但在那一條街上,看著別人的店人來人往,自己的店前卻門可羅雀,好不容易有人推門進來,一問價錢扭頭就走,說花錢買一束花擺,還不如買一斤肉吃。還好有親人的支持——公公鼓勵她:別急,只要堅持,總會有人來的;她插的第一盆花是被父親買走的……即使這樣,劉冬梅也沒想過要放棄,憑藉著發自內心的喜好,她認定花藝事業是一門具有極大發展潛力的行業,是值得用全部心血、畢生精力去追求和享受的事業。

十幾年,她吃了不少苦,起早貪黑,東奔西跑,這些她都不願意說,她說,一個人如果過分地註重一件事就會很累,比如每天對著鏡子觀察自己又多了幾道皺紋、幾根白髮,長了多少贅肉,然後唉聲嘆氣,那樣太累,但是如果一個人痴迷於一種愛好,而這種愛好又可以帶給我們快樂享受,再辛苦也不覺得。十幾年,她邊用心經營花店,邊不斷地鑽研學習西式插花、歐美花藝以及中式插花。為了學習花藝,為了不斷地超越自己,更為了廣泛傳播交流插花藝術,劉冬梅頻繁地來往於國內、國際之間,代表中國參加在新加坡、日本等地舉行的花藝大賽,到歐美去學習、交流,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插花風格,還把國際上最新的花藝製作流行趨勢帶回國內傳播。不僅培養的學生遍及全國,還獲得了第四屆亞洲花藝大賽展區一等獎、中國首屆花藝大賽亞軍等,還是中國首批花藝技師,中國第一批插花員教師,並且當選中國花卉協會零售業分會副秘書長、中國插花協會常務理事等。如今,她經營花店,搞培訓,參加布展,承接家居花藝裝飾工程及婚慶花藝設計和各種大型慶典花藝設計……劉冬梅每天很忙,但忙得很快樂,很享受。即使這樣,她還是堅持每周至少一次起早去北京採花,迎著朝陽出發,在花的海洋中徜徉,這是她最大的享受。
花藝是一門綜合藝術,與繪畫、書法、詩歌……都有關係,它是我們生活中一個很強的亮點,可以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
劉冬梅說,十幾年的經驗讓她體會到,花卉具有調節情緒的能力,而情緒是人的心理生活的一個重要方面,只有保持樂觀向上的情緒才可以快樂地生活。當人們感到憂愁和煩惱的時候遙望大自然,就可以擺脫消極情緒,心胸開闊。生活在城市的鋼筋水泥中,望不到成片的森林,那麼在個人的生活環境中種上幾盆綠蘿、竹子,擺上一些花卉,同樣可以讓人感到清新和寧靜。
劉冬梅說,她1995年開始乾高雄花店,第一位插花老師是書本,2001年開始搞培訓,她的學生遍及全國,她樂於讓更多的人懂得如何感受生活,領略大自然賦予的美。她體會最深的是第一次培訓下崗女工,一上講台,那些面帶不安和焦躁的女工們就不停地問:老師,我要上幾次課可以學會插花?我開個花店要多長時間可以賺錢?劉冬梅從不正面回答,因為她不能給這些女工任何承諾。但是一天課下來,女工們的情緒都有了很大改變。她們開始在學習插花的過程中享受花卉帶給她們的快樂。
一位買了新房的中年婦女,在裝修公司的忽悠下,在一進門處打了一堵“風水牆”,工程完工,她卻怎麼看這堵牆都不舒服,再看看鄰居,沒有一家有她這樣的裝修,心裡明白被裝修公司忽悠了。可又有苦說不出,因為是自己同意了的。這件事兒無意中被劉冬梅知道了,她說,這牆既然都打了,你生氣也沒用,交給我吧。於是她費了一番心思,用藤、蘭花等植物把那堵牆裝飾成了一面花牆,看上去像是專門為花打的這堵牆,客人看了後高興得不得了,還沒完工,就把鄰居們叫到她家來參觀。還對劉冬梅說,我買房以來,你是最讓我快樂的人。劉冬梅卻說,其實是這些植物讓你快樂。

劉冬梅要求她的店員對所有來買花的人都多問一句,幹什麼用?準備擺放在哪裡?根據客人的需要講一些養花及花卉擺放的知識。如果客人住得不遠,設計師還會跟去現場指導,做這些事情劉冬梅樂此不疲。

如今,掌握了各種歐美插花技藝的劉冬梅,正在潛心學習中式插花,採訪她之前,她正和老師扎在深山里“修煉”中式插花技藝。她說,中國傳統插花有近2000年深厚的文化底蘊,最講意境,插花線條造型講究變化多樣、崇尚自然、手法嚴謹,除了強調表現整個植物的自然生長態勢外,還強調單個花材的自然美,要插出一件好的傳統作品,沒有幾年的磨煉是插不好的,形似容易,真正插出神韻卻難,需要對東方文化有著深刻的理解,特別要有繪畫、詩歌功底。她希望自己能為中式插花的傳承做點貢獻。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乾坤。鍾情於花藝,享受於工作,把工作當作生活的劉冬梅正是這樣憑藉著對樹木花草的無限熱愛,推動著花藝事業的發展,用鮮花為他人鋪路的同時,也裝飾著自己的美麗人生。


花藝離我們的生活越來越近,其實它原本就應該是生活的一部分

劉冬梅開花店,源於一種需求。她說,1992年春節前,她想買一束鮮花送朋友,但是跑遍了天津的大街小巷都沒找到一家花店,後來在當時的吉利大廈花店看到了鮮花,她興奮地向售貨員詢價,但是售貨員說這是別人預訂的,不賣。劉冬梅反复求售貨員先賣給她,甚至願意出高價,最終也沒能拿走那束鮮花。她所在的飯店,常常需要鮮花裝飾,但卻找不到買花的途徑。敏感且愛花的劉冬梅決定冒一次風險,出來自己開花店,既滿足市場需求,也滿足自己對花的愛好之心。

就像前面說過的,當時干花店困難重重,首先是市場需求沒有劉冬梅想像得那麼好,說得殘酷一點,市場是零需求;其次是市場供應沒有劉冬梅想得那麼簡單,當時全市只有一個鮮花市場供應花卉,她要想採到高品質的鮮花,只能到北京。然而,採購進來的鮮花,幾天賣不出去就會枯萎,花店成了開給自己欣賞的花屋。

十幾年過去,現在則完全不同了,人們對花的需求越來越大,花藝正在逐步走入人們的生活,成為人們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一位70多歲的老太太,是一名橋樑專家,10年前她開始在冬梅花店買花,每月必來買一個插花花籃,後來她自己不來了,就作為對兒女的唯一要求,要求他們每月送她一個鮮花籃,而且必須是冬梅花店的,一次老太太的兒子圖省事,在附近的一家花店替老太太買了一個插花籃。被老太太一眼認出,一整天都沒給兒子好臉色。她說不喜歡兒子欺騙她,她說插花是有靈性的,不是在哪兒買都可以的。

就在幾天前老太太的兒子拉著老太太又來到了花店,劉冬梅拿出最高檔、最新的花卉品種給老太太欣賞,並用在老太太要的插花籃中,老太太坐在那裡只是笑著不斷地說好。花籃插好了送老太太走出花店的時候,兒子小聲告訴劉冬梅,其實老太太的眼睛已經看不見了,她是在用心感受。

劉冬梅說,有一對小夫妻鬧彆扭,丈夫跑到冬梅花店,把錢留給店員說:從現在起,每天給我妻子送一束鮮花,一直送到我們和解,到時候我會給你們打電話。花店安排人每天按時把一束鮮花送到妻子手上,三天之後,丈夫興奮地打電話來說:謝謝你們,不用再送了,我和妻子和解了,我老婆真能替我省錢。

民航學院一名學生畢業之前來到花店,說,我就要畢業離開學校了,但是我的女朋友才剛剛大二,以後我們不能每天見面甚至一年都見不了一次面了,所以請花店在這些日子裡幫我送花給我的女朋友。說著男生拿出一張紙,上面寫著一些需要送花的日子,並預存了花錢。

一位客人打電話訂999朵玫瑰,說是要向女朋友求婚,劉冬梅帶著店員精心做了一個花籃,出門時,劉冬梅特意又讓店員帶上兩隻小熊送給有情人,店員把花送到指定地點才發現,訂花的是一位躺在病床上的工傷傷員。他的女朋友正是一直照顧他的護士。
 

創作者介紹

好玩遊戲等你來玩

fanxing20083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