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遊戲?做遊戲?網絡公司裡的“遊戲人生”
眼下,網絡遊戲產業的逆勢擴張,成為金融危機陰影下的一個亮點。網游從業人員,對許多人來說,還是一個陌生的群體。總部位於福州的網龍網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網龍公司)是這一行業的翹楚,記者前不久專訪了該公司。

玩遊戲?做遊戲?

祝志清,男,27歲,網龍公司員工。從小酷愛遊戲,《傳奇》《奇蹟》《暗黑破壞神》……他幾乎玩遍了所有流行的電腦遊戲。 2005年,他從福州大學化學系畢業後進入網龍公司,成為策劃關卡組成員。

鄭真,女,27歲,網龍公司員工。她是個喜歡玩單機遊戲的女青年,上學時的理想就是成為一名網絡遊戲製作人員。 2006年,她終於得償所願,從福建農林大學計算機系畢業後進入網龍公司。

懷著對遊戲的熱愛,兩人先後來到網龍公司工作。 “父母有誤解,以為我上班就是玩遊戲,其實我是在製作遊戲,這是很嚴肅的工作。”鄭真笑著說。

祝志清也遇到同樣的困擾:“朋友們都挺羨慕我,以為可以天天玩遊戲。”他說,“玩遊戲是娛樂,而製作遊戲卻是工作和職業。”

祝志清說,遊戲製作主要分為策劃、程序、美術三個部分。策劃包括製作地圖、寫系統方案等;程序主要是開發引擎,實現策劃功能;美術主要是遊戲的畫面製作。

祝志清是公司策劃關卡組成員,主要負責地圖製作。他說,工作中也會遇到不少鬱悶的事情,“例如,策劃想法改變了,地圖製作就經常需要變動”。他最近在做一款遊戲的地圖,原來是分片區的大地圖模式,後來策劃要改成小地圖模式,因此就需要重新拼接。

“遊戲是否成功主要靠市場檢驗,看玩的人多不多。”祝志清告訴記者,現在無論是公司還是每個員工,都注意選擇健康的主題,要給遊戲者特別是青少年帶來積極的文化體驗。他舉例說,他們的產品《征服》和《天元》都是以中國文化為背景,添加了許多經典文化元素。鄭真說,去年公測的《英雄無敵ON LINE》,本來片區資源里有很多骷髏,她花了很長時間,把骷髏一一去掉,“遊戲面向的受眾以青少年為主,不能為了市場影響青少年心理健康”。

長時間專注於遊戲製作,鄭真笑說自己染上了“職業病”,她講了一個笑話:“遊戲中玩家不能去的地方,都要打上掩碼。有一次和朋友爬山,看到許多樹,便習慣性地和朋友說,這些樹都要打上掩碼。”

寬鬆環境帶來奇思異想

2001年,網龍公司進軍網游市場,堅持自主研發,開拓海外市場,成為中國網絡遊戲開發運營的領跑者。 2008年,公司全年收益約5.96億元。

網龍公司首席執行官劉路遠說,之所以能取得這樣的成績,很大程度上跟寬鬆環境所帶來的員工創意勃發有關。

網龍公司將游戲裡常用的排行榜、積分等概念應用到管理中,實行“遊戲化”的管理方式,所有激勵機制、任務分配,完全就像遊戲裡的點數、做任務。

就拿積分機制來說,員工每做一件對公司有益的事都可以拿到積分:找到一個制度上的小BUG(問題)獎300分,為公司活動做志願者獎勵3000分,做業餘播音員獎勵2萬分,分數積累到10萬就變成了星星。

“一方面這些分數和星星可以在每季度的拍賣會上轉化成數碼產品、電器等實物,另一方面分數和星星達到一定級別後可以有助職務和待遇提升。”劉路遠說,網龍公司的每個員工都有一個工作牌,牌子上印著星星數量,“不少星星多的員工把牌子掛在胸前,就像遊戲裡聲望值高的人一樣,很有榮譽感”。

網游屬於文化創意產業,寬鬆的環境對員工的創新思維至關重要。網龍公司實行彈性工作制,員工可以自主選擇上班的時段;員工的工作環境也很優美,公司內有大片的綠地,就像花園一樣;工作點附近擺放著許多小桌,員工們可以自由地聚在一起,交流、碰撞。

記者看到,員工的工作桌上都擺著很多寵物玩具,貼著一些卡通畫。 “網游是面向年輕人的,製作者一定要有一顆年輕的心。”劉路遠說,“網絡用戶是最沒有忠誠度的,網絡遊戲產業只有一條出路,就是永無止境地創新。網龍員工的工作只遵循一條規則,即與眾不同,做出讓人耳目一新的遊戲。”

記者在網龍公司看到,到處都張貼著創新的海報,員工在討論業務時也會提出各種奇思異想。

除了愛好玩遊戲,祝志清還是街舞高手,他參加的“靈舞”俱樂部在每年公司元旦舉行的晚會上,都會一顯身手。他還參加了跆拳道的“跆風會”俱樂部、攝影俱樂部等。他告訴記者,創新能力是一個優秀網游從業人員必須具備的素質,要有很多新的想法,才能不斷滿足市場的需求。 “我最大的願望是做出更多更好的網絡遊戲。”祝志清說。
創作者介紹

好玩遊戲等你來玩

fanxing20083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